主页 > X润生活 >为什幺会有文言文?因为「我手跟不上我口」 >

为什幺会有文言文?因为「我手跟不上我口」

2020-06-15 21:12 来源:http://www.8989msc.com 栏目:X润生活

文言文-或者称呼为传统汉文,在过去的东亚是地位近于今日英语的国际语言。当时中国在亚洲势力强大,其周边区域的国家也纷纷以汉文为尊,如日本、朝鲜半岛等地,甚至在历史上也有一些非汉文化的人弃自身文化而汉化,如鲜卑。

但文言文在历史长河总有根源,究竟文言文是何时出现、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为什幺会有文言文?因为「我手跟不上我口」 西周墙盘铭。语言学家认为,此时的书面应还与口语一致。

二十世纪,白话文运动红极一时,运动的中心概念简言之便是「我手写我口」,讲什幺话就写什幺字。但这个概念其实并非新创。

搭着时光机来到先秦,当时的人们就已是用字各自记录自己的语言,当时的书面是口语的延伸,记下的就是他们所说的话语。有些逐字记、有些精简写;可以优雅,也可粗俗。当时各国的语言有所不同,有些国家的语言甚至不属于汉语族-也就是跟现代汉语并非来自同个系属,相当多元纷杂。

然而文字和语言有个根本上的不同,那就是变化的速度不一。语言变化的速度极为遽烈,短短百年就会有颇大差异,只要大脑认知功能正常、成长环境有语言刺激,大家都学得成自己的母语,且每天都一定用得到;文字则不同,一个书写的词要获得社会的共识是漫长的过程,特别是汉字的表记方式,虽然仍有大量的字以其发音创造,但就一个书写系统而言仍含有过多资讯,这也使得文字记录口语的功能渐趋式微。

随着语言的变化,缓慢跟进的文字渐渐脱节,造成了书面语和口语的落差。这个过程并不是到了近代才发生,例如南北朝的文人,发现《诗经》当中有许多韵脚音都各自不同,押韵得诡异,但当时的人们并不了解语言会随着时间变化,而先秦的语言和南北朝时的汉语已大相逕庭,因此,他们自创了一套方法解释那些韵脚的读音。

为什幺会有文言文?因为「我手跟不上我口」 汉代独尊儒术,间接让过去儒家所使用的语言成为了书面语的经典。

唐代因为国力强盛,文化输出也十分频繁,当时的汉语便成为中国邻国学习效仿的对象,日语、韩语、越南语的许多汉字词也奠定于隋唐时代。此时的汉语已和秦汉时期差距甚大,可说是有亲属关係的不同语言,但仍散有以文字记录口语的记录,例如唐代为了将佛教通俗化、以口语及通俗语词所记录的变文及俗讲,当中便可见到许多口语词彙;后代的话本、章回小说等当中,也可一窥每个时代真正使用的口语是什幺模样。

近代白话文的奠立过程,同样并非一蹴可几。有很长一段时间,文人所流行书写的东西与他们所说的语言有所脱节,但真要「我手写我口」,还是会产生许多问题,例如语言中的语气词、一些找不到字或字已失传的词语、甚至是从前的外来词,都难以既有汉字记录。

历史上的白话文作者,在写作时,也须一边权衡一边「造词」,获得社会共识的,就能战胜留下。直至明清时代,用官话创作的白话文学兴盛,许多口语里找不到对应汉字的词语,或以音近的汉字代替安排,或透过形声的方式造出字来。五四运动里的「白话文」便是在这传统上增修删减而来,这也是为何我们在东汉的《说文解字》里,找不到很多现代口语里常用的字,如「你」、「吗」、「吧」等等。

严格说来,「书写我口」的过程在中国历史上是不断持续的,因此形声字和假借字总合,远比象形或指事等汉字要来得多许多。其原因便是因为语言不断变化,原本的汉字无法通记,新汉字不断被造出,书写语言也在历史洪流下渐渐演变。

即便是较有规範性的文言文,我们仍可想见过去的人们在书写时,或多或少都掺杂了他们的「语言」在文章中,只是程度可能赶不上语言变化的速度,造成落差愈来愈大。现代华语或普通话之所以能用汉字逐字写出,便是因为它当中「找不到字」的部分,已安排或创造出汉字,并且获得了社会共识。

孔子不会听懂李白的语言,李白所讲的语言更非明清官话,然而透过上述手段,汉字仍可以用来表记像是华语——这样一个已与先秦汉语截然不同的语言。

理论上,所有汉语族的语言,都可以用同样方式使用汉字表记,因此并没有「国语有字、闽南语或客家话没有」这回事,因为他们都有过去汉语的部分特徵,也都有难以直觉以汉字表示的外来词或语气词。连语言系统不同的日语或韩语、越语,都曾尝试过全以汉字表记的书面形式。反过来说,现代日语书写时仅保留部分汉字,拥有大量汉语词的韩语、越语也在近代全面抛弃汉字,在语用的角度而言,其影响似乎也并非全盘负面。

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历史,正如一场「汉字是否记录语言」的诠释战争,而语言和文字的可能性,应当不只一种。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sunbet娱乐|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360 菲律宾申博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