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水生活 >709的宗教与政治 >

709的宗教与政治

2020-08-11 17:21 来源:http://www.8989msc.com 栏目:Q水生活

在上海街碧波押的放映会, 一位中年人说看《709彼岸》有点像看「恩雨之声」的节目,为何特别要拍摄其中一位受访者(郭飞雄太太张青)唸圣经,又要剪辑牧师为该受访者祷告(辑自艾晓明的《神的孩子》),问灰记是否信教,是否也想利用影片宣传一下基督教。

灰记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有点愕然,因为从来没有想到这齣影片会给人「恩雨之声」的感觉,幸而观众中很多人都表示没有这个感觉,令灰记放下心头大石,并随即回应说,灰记没有宗教信仰,但支持信仰和言论自由,既然有受访者特别提到基督教信仰对她们如何重要,不会因为自己不信教而故意删走这些说话。灰记没有回应唸圣经的片段,不觉得唸圣经便等于传教。

一位年青观众也回应了那位中年人,指面对如此严酷的环境,寻求宗教的慰藉很理所当然,很难想象没有这些心灵慰藉她们何以过日子。

709的宗教与政治 照片由作者提供逼害宗教

的确,回想起来,曾经採访的维权律师和家属,信仰基督教的真不少,但本地的主流教会和宗教团体,有多少会关注他们的命运,以至关注在中国受逼害的宗教人士?中共视宗教为「洪水猛兽」,会颠覆他们的统治,基督教、天主教便是「外国势力」的代理,藏传佛教和伊斯兰教则与「分裂势力」划上等号,前者是藏独「分裂势力」「迷惑人心」的武器,后者是新疆「极端/恐怖主义势力」的温床。

这个只信仰一己权力的政权,把自己也不相信的马列主义定为一尊,不容任何信仰力量挑战。其对宗教信徒的逼害,已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新疆不时传来消息,共产党强逼当地人背弃伊斯兰传统,接受「爱国教育」,虔诚的教徒被视为潜在的「恐怖主义」分子;同样,西藏受人民爱戴的佛教僧侣是共产党的眼中钉,中共推出活佛认证,由统战部宗教局颁活佛证书给那些听党的话的僧侣,要求僧侣接受「爱国教育」,就是为了削弱达赖喇嘛和那些依然视他为全藏精神领袖的活佛/僧侣的影响力。然后,又勒令禁止新疆和西藏未成年青少年接触他们的传统宗教,美其名是「保护青少年」,实际上是要灌输「爱国思想」以清洗他们民族的根源,所以也要逐步试图取谛藏语和突厥语。被中国强行统治的西藏人和新疆人,以至较少人提及的蒙古人,要面临「种族清洗」的厄运。

这种强逼别人不信教,强迫别人做中国人的中式一尊与大一统桎梏,说穿了就是「拥护共产党千秋万代」的妄想,必然会受到挑战。既然「共产党千秋万代」是一种妄想,必然带有精神病性质,所谓妄想被逼害症由此而生。一个患有妄想被逼害症的病人是受害者,一个患有妄想被逼害症的政权必然是加害者。从政权动辄以「颠覆国家政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对维权律师/人士、抗争者治罪,就是一种病态。

维权律师是行使法律赋予他们替委託人辩护这个基本权利,因为委託人是不受政权欢迎的法轮功信徒、基督徒、西藏人、新疆人、上访者……当局就可以恣意剥夺律师和委託人的权利,律师如不听话就要受逼害,由吊销律师资格,到拘押酷刑,到控以莫须有罪名;一些发表政见的异议人士在行使言论自由时,亦被控以莫须有罪名,这一切稍为留意中国人权讯息的人都会知道,最近再被重判的秦永敏,人生一大部分时间都在监狱度过,只因为他要实践结社自由和言论出版自由。这些就是极权/病态统治的「万象」。

香港亦受影响

而中共这种病态统治,已开始影响香港的当权者,以病态的心理去解释言论自由,说什幺言论也有限制,不能触碰「国家安全」的底线。那个原本并不活跃的「一、二人政党」,香港民族党,因为中共要进一步打压香港的言论结社自由,香港警方便以「社团条例」把它拿出来祭旗,说民族党危害「国家安全」。

最可恶的是警方把言论表达自由故意与行动混为一谈,警方这种言论等于行动的说法,就是和应中共要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的霸王病态。其实,为什幺言论出版自由要和结社自由綑绑在一起,因为言论与行动是分不开,也是法律所容许,只要不牵涉暴力,这是为了保障人民参与政治的权利。组织团体、发表政见以至参政是人民实践其政治信念的不容侵犯权利,道理显而易见。

709的宗教与政治

至于是否触碰「国家安全」的底线,在一些民主开放程度较高的社会,都会让人民自行判断,判断的方式一是透过选举 ,二是透过公投,看鼓吹「分裂国土」的鼓吹者/候选人是否获得选民支持。灰记在此博客已讲过多次,加拿大?北克、英国苏格兰、日本沖绳,以至西班牙加泰隆尼亚,独派的议会候选人不会被取消资格,鼓吹独立的政党可成为地区的执政党,例如苏格兰执政的民族党,曾与英国政府达成协议,于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结果反对独立者较多;又例如加拿大的?北克人党取得?北克省的执政权后,亦曾单方面举行加拿大政府不承认的独立公投,加拿大政府并没有阻挠。至于今年西班牙中央政府禁制加泰隆尼亚举行独立公投,要取缔加泰隆尼亚地方政府,这种地方与中央的独统之争的发生,正正因为西班牙政府并没有,或碍于民主宪法,不能透过限制加泰隆尼亚人的言论结社等政治权利,把加泰隆尼亚的独派「消灭于萌牙状态」。

因此,一些香港的共产党附庸,特区政府、民建联、工联会为首的保皇党说什幺「港独有违天理」、说什幺全世界也不容许「分裂活动」,只是欺骗那些受大一统思想洗脑的无知市民。至于说民族党鼓吹「民族仇恨」和暴力,灰记也明言反对「港独本土派」的「狭隘的排外民族观」,也不赞成他们的「勇武」说(其实民族党只是在「吹水」),但这些言论距离引起即时公众安全威胁还有十万八千里,依然是法律容许的言论自由範围,必须受保障,不同意陈浩天的言论可以如灰记般反驳,但官方不能因此而禁制民族党。试想想,你香港警方在陈浩天家里连一件武器都搜查不到,也举不出民族党有何具体的暴力行动计划,怎能「屈」人危害公安和「国家安全」!

继续反抗

想深一层,中国的病态统治,在特区政府和保皇党刻意逢迎下逐步渗透香港,一些人因「绝望」而萌生「去意」,个人层面是移民,政治层面是港独去中国,这些心态便不难理解。至于香港的权贵们为何乐于犠牲可能对中港都有利的「香港独特性」,拼命迎合中共的「融合政策」,那些中港「上层人士」的利益纠纒和交葛,为何要赶紧把香港剥夺殆尽,灰记无从,也懒得去理解。如果说「绝望」是现在一些香港人的普遍情绪,709事件会否对他们有所启发?

《709彼岸》其中一个受访者刘巍律师说,在国内时不断思考中共这种暴政何时可结束,想到很绝望。709大抓捕之所以发生,正正因为人们在做事情,触动了中共敏感的神经,因而遭受残酷的打压。但709发生后,没有任何人退缩,大家仍旧敢于发声,这就是希望。

观看709的观众也不只一次谈到,佩服他们在「绝境」中的勇毅,但也想不到他们可如何撼动这个顽劣的政权,也不知可以做些什幺事情。作为709的拍摄者,灰记只是一个messenger,凭着对中国人权的关注,以及中港(民间)命运共同体的认识,会继续当一个忠实的messenger。其他人同样会依据他们不同的关注和认识,做力所能及的事。

709的宗教与政治 照片由作者提供
甘浩望神父

也在场观看《709彼岸》的甘浩望神父,早已游走于中港之间,做着他天主教与共产主义结合,与贫苦大众同行的宗教与政治实践。因此,对该中年人「恩雨之声」的疑问毫不在意。反而因政权仍依杖中国传统的株连暴行,维权律师/抗争者为了了无牵挂的继续维权抗争,往往要付出妻儿远走他方,长期分离的代价,令他特别有感触,觉得这是对他们最大的折磨,反问是否要抱独身主义才能当维权律师/抗争者,还特别提到他们的处境令他想起电影《沉默》,中世纪日本禁制外来宗教,面对酷刑折虐,以至杀之祸的传教士,要被逼背弃自己的宗教的两难。

神父以面对宗教试炼/试探来类比中国抗争者的处境,令人想起「殉道」的艰难问题,的确教人沉重。此刻,灰记不管自己是否无神论者,唯有与神父一起默默的祷告,祝福那些在「绝境」中反抗的人们。

相关文章︰

为甚幺要拍《709彼岸》,关注中国维权人士?《甘浩望巡礼之年》︰与基层、边缘社群为伍的神父一国近了,专制正在成形——但不要放弃权利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sunbet娱乐|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场7737 申博官网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