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嘉生活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2020-06-10 20:43 来源:http://www.8989msc.com 栏目:I嘉生活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人妖老年惋惜忆魔练美女十几年,红花盛开人人恋。如今花谢怕风吹,望穿秋水他返回。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在这帕提亚Damond Rd 路口的JaJaa理发店前的人行道上,有一个常年食摊,卖米饭和素荤小吃。因为摊主LeLe是位老年人妖,并愿接纳我做她的助手,于是我就成了她的临时工。自然,空闲时也会看她怎样做饭学她几招,因此也称她师傅了。由于我只吃摊位剩下来的食物而不要工资,深得她的宠爱,但她哪里知道,我在泰国拿工资是违法的--这算是瞒她,那也就先瞒着她吧!您看,此时我正穿着花兜裙工作服,将价值20铢的一袋辣菜卖给这位顾客,服务态度还算好吧!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每天5:00pm下班后,我就脱下花兜兜裙,挎上我的紫色包包,高高兴兴地接受这位慈祥的老板娘的晚餐,然后回到我住的旅店去享用我的劳动换来的成果。由于这个食摊对JaJaa化妆理发店有招揽顾客的好处,JaJaa店的老板免收LeLe应交的地摊费,LeLe也就在退出舞台生涯后来此营业了。一晃已过了13个年头,而她也由一个美娇娘,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才42岁啊!难怪人们常说,失去药物和美容的支撑,人妖会老的更快,这是一例。当我决定以“人妖老年的故事”来命名时,是以她的相貌为依据的。我在这里当临时工期间,也有意思地问过几位食客,甚至有说她70了。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这是老板娘的家,旁边站立者是她的外甥女LaLa,也是人妖只是刚刚从小舞台下来,颜值尚在。在这个只有十来平方米而设施又不成体统的小屋内,有一个不足4平方米的大床,可供她娘俩栖身。房费是15000铢/月,是其它租房的3倍,只是这里离老板娘的免地食摊近在咫尺,特别是,她的LaLa可利用房外空地做饭出售(下图)。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这张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的照片,是LaLa为记录她姨妈劳累要死的狼狈相,而故意突然拍照的。因为她姨妈从早上5点起床做饭到7点买早餐,再到晚上六七点手饭摊,这十三四个小时,LaLa也得跟着干。那幺,为什幺LeLe不听外甥女的缩短营业时间的劝告呢?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衰老的很快,必须抓紧时间攒钱,安排后世。从当年“红得发紫到现在为后世怕的要死”--可见,人生的大起大伏的更迭,再也没有人妖这幺更明显和更有规律了。我和LaLa的邂逅,媒介是她的食摊,只因说得来,我就成了她的经常食客了。原来她告诉我说,她的德国男朋友每3个月来泰国看她一次,每次3个月,不来的那半年寄钱给她,至今一直爱着她......因此,我也一直认为她是人妖中的幸运者。后来慢慢地熟悉后,深感她的说词和她目前累的要死,完全矛盾,就追问了下去。原来在多年前,当LeLe还是在一个小舞台上发红发紫时,一个离家出走的德国青年,确实爱过她。她和这青年实际过着夫妻生活,算个是倒插门的。LeLe从舞台退下来后,那位青年也曾想学泰语找工作,可泰语太难学了。直到这食摊开张后,这青年就到德国找工作了。开始头几年,这青年每在德国住3个月,会来帕提亚也住3个月。他来到帕提亚后,吃喝和花费都有LeLe负担,但他回德国后会寄钱给LeLe,算半个夫妻关系吧!但自从这青年结婚生子后,他俩的结合就越来越松了......现在呢?拿LeLe的话来讲是:我在想着他,他也会在想着我。这样看来,泰国的“借妻”带来的影响是多方目的:伦理道德、社会争议、家庭纠纷、单相思以及能构成一个互补的家庭等等。LeLe还告诉我说:她们这些Ladyboy“失颜”后,往往不甘心而走向性服务行业。等到“没颜”后,就到理发、美容、餐厅、澡堂、按摩店当雇员。而她自己,因当时有点本钱,就直了一大片。一些华人除了在舞台上看到的人妖外,还情不自禁的想了解了解人妖的实际生活---实际上,这只要在吃饭时或去小摊买东西时稍加注意,就可以发现她们在干什幺了。我也曾多次向LeLe建议,缩短售饭时间别太累着,但她置若罔闻。原因是:她已不指望那个德国青年而考虑自己的晚年了。只有有了积蓄,才能让她安心,没有积蓄她心慌。看来,人妖终生都在考虑自己的未来,与常人相比,真太累了!下图是“大年初一过年”(即4月18帕提亚泼水节泼水最疯狂的那一天)我到她家的情况。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大锅里炖那幺多肉,自然不是招待我的,是为了晚上拿去卖的。LeLe说,今天过年人大方,可以比平时多卖钱。因为她的厨师外甥女回老家探亲去了,我作为她的临时工,本应帮她炊事和卖饭,但她哪里肯,她旁边坐着的那位,是她请来的帮工。  上右图:这位帮工也是人妖,和LeLe是同一小院的,她在这样的小屋内已住多年了。这屋也真太热了,她忙着去给我开电扇。可这电扇吹来的是热风,真不知在帕提亚的潮热长夜里,她怎幺熬。这个院有6家,都是孤独的人妖,都用电扇,如果在帕提亚找贫民窟,这里够格吧!当晚在LeLe打烊前,我到她的食摊照面,她说出乎意料,今天的生意平淡,而往年可捞一半(指成本),白欢喜了。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这是Henry理发和美容沙龙店后面的、LeLe 和LaLa可做饭的空院, 因为LeLe在这里住的时间长了,不是亲戚也被她说成是亲戚了。不过我毕竟是外人,每次离开这里,她们总像送客人那样的目光送我,让我好不自在!尤其是这位耆年老太太,由于越战时期她和美国官兵的瓜葛,使她成了他们的坐上宾。在帕提亚发展过程中,她也曾以变性人充当人妖在舞台上红过,可现在她却像植物人那样从早到晚坐在那里,只用眼睛扫描,忽悠着我对她的人生的伤感。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LaLa到我住的旅店做客。在小舞台上红过一时的LaLa,目前的体型还可以,只是容貌看着连她自己也想笑。  上左图:当她发现我对她拍照时,她不愿留丑,但迟了,就留下了这张照片---有意思的是,这照片留下了人妖的“大手和脸蛋的比例照”,而这正是我想看到的。无意中,她谈到了当年她的红花身价,什幺5千上万的,一月十来万铢吧。只是挣的多花的(包括保持面部体型的药物和整容等)也多,由于她没有在红花期为家里置过什幺产业,除过节外,很少回家露脸。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LaLa虽然多年不当模特了,但她的模特身影,在上面的这张照片中,仍然习惯地显露了出来,只是以愁容代替了她当模特时的笑容。
为人妖庆祝生日正想看看“愚人节”在泰国会有什幺活动时,听说在宿楼的走廊上有人过生日,是真的还是愚人的呢?那就去看看再说吧。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坐在中间位置的这位人妖叫Lamia,年轻时她过生日非常热闹,也常被“愚”,可现在是黄花落地时期,能有几个人为她这孤苦“老人”买几瓶酒庆生,也算不错的了。为什幺说她是老人呢?这可大致从照片中看出来---她才36岁,而我仨的年龄都比她大。说人妖寿命短,看Lamia36岁这个样子,您说还能活多少年?这个2层宿楼共有40个房间,约100号人,住有多少位人妖呢?我虽挖空心思找到这里住,但至今连店主也不知道。

《泰国梦 人妖05》 人妖老年愁更多

您看Lamia的这个生日吃些啥?也太寒酸了吧!如果说Lamia没钱,那她的男朋友为什幺等散席时才赶到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