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嘉生活 >709案遭捕的维权人士吴淦传出《敦促书》 >

709案遭捕的维权人士吴淦传出《敦促书》

2020-08-11 17:20 来源:http://www.8989msc.com 栏目:I嘉生活

(本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近日,在朋友圈中传出709案中遭抓捕的民间维权人士吴淦的《敦促书》,记录了他被关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以后遭受的酷刑虐待、人格侮辱等,狱警和驻所检察官、办案人员刑讯逼供、侵吞个人财务等黑社会行为,引起外界强烈谴责。

吴淦在《敦促书》中举报控告办案单位、关押场所的安少东、袁溢、管进童等人对他的酷刑虐待、人格侮辱,强迫接受采访,胁迫放弃请律师的权利,侵占他个人财物等罪恶。但两检察官渎职不受理,并声称:“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不是刑讯逼供。”他还揭露司法人员知法犯法,对一起被关押的8.12天津瑞海爆炸案中,仇姓的涉嫌人(涉嫌故意杀人罪),看守所竟安排同仓室的嫌疑人替他接受采访,明目张胆的欺骗社会舆论的行为。

法学教授张赞宁谴责大陆的监狱、司法已经完全黑社会化,应该被关押判罪的是这些狱警、检察官。

“这说明(中共)整个司法部门都沦陷了,这个社会都已经黑社会化了,公权力黑社会化就体现在这里,所以世界各国的刑法都对被告人、犯罪嫌疑人有承办权,现在我们的被告人,什幺都没办法承办。它就是要用这种恐怖手段、用非法的刑讯逼供手段来让你服从。”

大陆一位维权律师曾经为失地农民打官司,引起当地官员不满而遭拘留。

“在10天的拘留中,我受尽了屈辱、受尽了人身攻击!用同时关押的那些痞子、小流氓对我人身攻击、殴打,我们都不需要再说别的,用最残暴、最惨无人道的词语都无法形容的!在监狱外都没有人权、在监狱内被限制人身自由还有人权吗?你只要想想残酷的刑法、只要想想这幺残酷的待遇,饥饿、殴打、多少天不见日光,也不放风,(种种残酷手段)统统都有。”

舆论呼吁,释放709被非法关押的律师、维权人士、释放所有政治犯、异议人士、释放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附:709案 屠夫敦促书

本人自关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以来,包括之前的秘密关押。本人一次次要求会见驻所检察官,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转告了驻所检察官。但是驻所检察官不来见我,至今我未见其人。案子在审查起诉阶段,我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的宫宁和谢景春两位检察官,举报控告办案单位、关押场所的安少东、袁溢、管进童等人对我犯下的酷刑虐待、人格侮辱,强迫接受采访,胁迫我放弃请律师的权利,侵占我个人财物等等罪恶。但两位检察官渎职不受理,谢景春更是恬不知耻说:“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不是刑讯逼供。”正是由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驻所检察官及第二分院的检察官不履行职责,本人至今仍遭受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虐待。

但我的遭遇并不是个别案例。正是由于他们渎职不作为,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违法现象非常普通、严重。在我所羁押过的几个仓室里,据我调查了解统计(经济案除外),有70%的嫌疑人遭办案人员刑讯逼供。有不少人财物遭办案人员无手续地私自侵吞。他们要幺见不到驻所检察官,要幺案子到检察院、法院时,向他们反映,石沉大海没有下文。如果检察院愿意履行职责,我愿意提供名单。

据此,本人敦促天津市检察院履行职责,接受我的举报,查处办案单位、羁押场所有关人员的违法行为,追究驻所检察官、宫宁、谢景春的渎职责任。

以上敦促看起来有些天真,我无非是想让大家看看一群口喊法治的司法人员如何知法犯法。让公众知道真实的司法环境。就如大家看到的8.12天津瑞海爆炸案,几十名被告一审判决后都未上诉,其中真正真相是什幺?大家永远不知道!若不是他们被关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我也如大家一样不知真相。另外,和我关在一起的一名仇姓的涉嫌人(涉嫌故意杀人罪)。当事人不愿意接受采访,看守所竟然安排同仓室的嫌疑人接受采访。许多真相就是如此令人匪夷所思。

最后,和写我起诉书的宫宁、盛国文、曹纪元三位检察官说一说。如果我是你们的亲友,我都替你们感到害臊。起诉书写得像表扬信一样,满纸都是文革腊肉腐尸味。让人以为这是秦二世、赵高时代的罪状。

敦促人:吴淦

二0一七年二月八日

责任编辑:蔡红

(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相关文章